小说首页 > 武侠仙侠 > 九生令 > 目录 > 第四百零一章夷为平地
  • 推荐
  • 收藏
  • 手机阅读本书

第四百零一章夷为平地

怀疑归怀疑,仲孙无双还是不得不加强人手前去护城河头增援。
而新阳城南正门的攻击越来越猛烈,那南琉国士兵一个个都勇猛不怕死,不停地攻击。
那攻城车推到半路,士兵被射杀,后面又一群人接着上。
终于,辅兵们将泥沙代填满了护城河,大军得以过去。
那攻城车也来到了瓮城前,撞击着瓮城的大门。
“攻!再攻!”
那负责辅兵攻城的一名校尉一边举着盾牌,挡头顶上的强箭。
新阳城的城墙有专门的空,是斜着的,就是用来射击弓箭,不让人靠近城墙。
所以说,进攻路上并不算危险,只要面对瓮城内的投石车和强弩。
可一旦来到城下,便要面临铺天盖地的弓箭。
在短距离之下,箭矢的威力会增强不少,如果修为在初灵五重的境界,分分钟可以穿透盾牌。
所以,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校尉一定要加紧攻破城门。
可城门实在太厚了,指不定后面有敌军在用真气支撑着。
“快!加点劲儿!”
校尉有些着急了,眼看敌人的攻势越来越猛,再不攻破瓮城,死伤更多。
一咬牙,校尉将盾牌交给一名推着攻城车的士兵,自己亲自来。
他好歹也是一个中灵大武师,凝聚了真气,推动着攻城车的撞击木桩。
这木桩乃是铁包木,重量非是一个两个人能推动,正常的士兵需要用十二个人。
而为了让木桩打到一个攻击节奏,校尉决定一个人推动,让那些士兵举着盾牌掩护。
“给我破!”校尉大吼一声,用浑身真气推动木桩。
“轰!”
一声巨响之后,城门有了松动,木桩撞击点也有了裂缝。
“有效果了。”校尉喜出望外,再次想要推动木桩。
可是,敌人不给他这个机会。
只见突然城门上方的箭矢变了强度,每一箭落下,都刺破了盾牌,带走一个士兵的性命。
一瞬间,城门周边的攻城士兵已经死伤殆尽。
而那没了盾牌掩护的校尉,也被十几支箭矢射成血人,已经没了生气,可依旧保持推动木桩的姿态。
这惨烈的一幕,等待着攻破瓮城之后战斗的士兵都看着呢,一个个紧握拳头,誓要为他们报仇。
当然,农无尘这些个将帅,亦是如此。
“这样不行,伤亡太大了。”农无尘对安朴说道:“十方呢?他怎么说?”
安朴说道:“他说救一人就得杀百人,救百人就得杀万人,这样的结果不是他希望的。所以,他只愿意对付敌军的将领。”
农无尘对也不好强求,沈十方不愿杀太多人,谁又会说些什么?
毕竟,沈十方不是农无尘的部下。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去把城门轰了!”农无尘挥起长刀,意欲前去。
安朴拦下,说道:“万万不可,您为军中主帅,岂可以身犯险。由末将前往,您指挥吧!”
说罢,安朴带着士兵开始又一轮的进攻。
“安朴?”仲孙无双在瓮城城头里看的清楚,看见这个身影,情不自禁地眯了眯眼。
他知道,安朴就是一员勇猛的大将,祁汀大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能让他得逞。”仲孙无双说罢,便让周围士兵退去。
仲孙无双嘴里喃喃自语,一阵手诀捏起。
“境域……无双神将!”
仲孙无双说罢,瓮城周边尽是黑雾,逐渐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小漩涡,吸收着周边的灵气。
吸收充足之后,以漩涡为中心,长出一个头颅,然后是身体,再到四肢。
不久,一个有瓮城高的巨人出现在瓮城前,一脚踩烂了攻城车。
这巨人身穿甲胄,没有表情,手握方天画戟,如同上古的那个神将一般。
南琉国大军已经跑到了这无双神将面前,想要往回退,已经晚了。
无双神将挥了一戟,一片南琉国士兵倒下,哀嚎声响彻云霄。
“后退!后退!”安朴红着眼睛呼喊着,牙齿咬的咯咯响。
他完全不清楚仲孙无双的修为,因为就没人见过仲孙无双出手。
这一出手,便是这么一个厉害的境域。
安朴大吼一声,士兵后退,他一个人向前冲。
“持戈战沙场,千军我一人!”
“境域……刀狱!”
安朴的境域释放后,手中的战刀上了一层金光,随即便向上一撩。
顿时,无双神将的脚下突出上百柄金刀,刺破了脚板,而且一动不能动,稍作移动,便被金刀碰到。
虽说无双神将是真气,可被金刀割破,也会伤及仲孙无双的本体。
安朴凌空一跃,举起金刀,就要刮破无双神将的腹部。
因为,他只能跳到无双神将腹部的位置。
如果可以,安朴还想直接砍天灵盖。
可无双神将实在是太庞大了。
安朴现如今就是非常渺小,这是相比无双神将。
所以,无双神将直接大手一拍,狠狠地将安朴拍落在地面上。
可安朴也是不肯吃亏的主,金刀一挥,无双神将的左手被切下。
“噗!”仲孙无双在瓮城里吐出一口鲜血,显然受伤不轻。
“可恶!”仲孙无双暗自骂道。
他又捏起手诀,不一会,无双神将的左手又生成。
安朴倒在地面上,麻溜地翻起身,单膝跪地,目光凝重之余,仍带着一丝一往无前的勇气。
他再次跳跃上半空中,怒吼一声。
突然,凭空出现上百柄金刀围着无双神将,并指向无双神将。
“给我破!”
金刀的刀身带着凌厉杀气,瞬间刺去。
无双神将挥了一戟,将大半金刀击落,可还是被后面的一些金刀刺中。
无双神将左手一拳砸去,瞬间将安朴击飞。
这二人都是采用两败俱伤的攻击方法啊!
安朴这回已经深受重伤了,而仲孙无双为是如此,可只有安朴的境域消失,仲孙无双依旧控制着无双神将。
仲孙无双的修为比安朴高,自然还有真气坚持着。
“境域……禁忌之域!”
只听得一声声如洪钟的声音传来,瓮城周边已经变得死气沉沉。
这是……
这是魔长老释放了境域!
如此,安朴再也逃不掉了。
“趁我的境域在,安朴释放不了境域,了结了他。”魔长老对仲孙无双说道。
这二人躲在瓮城城墙里,不敢出来,却能释放境域守城。
仲孙无双本不想杀安朴,可想到了东乾皇室,又不得不下了决心。
只见无双神将挥起了方天画戟,戟尖刺破空气,狠狠向安朴而去。
农无尘在军阵中干着急,现如今赶去也救援不了,只求安朴能逃离。
“快走!”农无尘大声呼喊着。
安朴听见了,可他走不动。
“要死了吗?战死沙场,值得!”安朴慎重地闭上眼睛。
情势十分危急。
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从南琉国大军身后出现了一道红光,极速飞来。
瞬间,已经来到瓮城前。
只见这股红光和方天画戟对撞在一起,激起了漫天灰尘。
“轰!”
红光直接将方天画戟给击碎,然后穿过无双神将的身体。
“轰!”
又响起一阵惊雷般的气爆声,那无双神将已经烟消云散,仲孙无双在瓮城城墙里倒地不起,眼看伤势非常严重。
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看着这道红光。
这道红光并没有继续攻击瓮城,救下安朴后,又回到南琉国大军的后方。
“天怒教!魔长老!今日,是你的死期!”
一声声音响彻九洲,传入每个人耳朵里。
只见南琉国上方出现了一个身影,他踩在一柄剑上面,直奔瓮城。
正是沈十方!
他的怀里,还别着一葫芦的酒。
他看出了魔长老的禁忌之域。
再有,安朴曾帮助了不少沈十方,后者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被杀。
所以,两者的原因,让沈十方在关键时刻,让太炉剑救下了安朴。
众人看着沈十方御剑飞行,来到安朴的上方。
“不想死的,速速退离新阳城,我只杀天怒教。”沈十方轻声说道。
可是却能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
沈十方又补充说道:“否则,我将新阳城,夷为平地,祭奠所有被东乾帝国害死的人!”
说罢,他身上的杀气猛烈地升起,让周边卷起强风。
“你以为龟缩在城里就没事了吗?”沈十方透过瓮城的小孔,看着里面的魔长老,“上天之道,你若为恶,我便为魔!”
话音落下,沈十方轻轻地伸出了手,一掌推向瓮城。
见状,魔长老瞳孔一缩,大吼道:“快走!”
说罢,也不忘将仲孙无双带上,逃离瓮城。
“轰!”
在巨响当中,瓮城应声而破,瞬间只留下一个废墟。
魔长老包括天怒教的人逃离及时,并没有受到多大波及。可没来得及逃跑的东乾帝国士兵,就没这么好运了,一个个的尸体跟碎石混杂在一起。
静!
相比刚才那种厮杀疆场的声音,如今呼吸可闻。
在沈十方的问佛一寂之下,瓮城直接坍塌了。
这力量何其强大啊!
要知道,沈十方才二十几岁!
这是来自沈十方的怒火,一个失去妻子的人的怒火。
“好!好!好!”
南琉国东路大军振臂高呼,别提多高兴了。
沈十方一出手,便解决了难题,大大振奋了人心士气。
沈十方从太炉剑一跃而下,跳在废墟上,望着魔长老以及天怒教五百多人,眼中寒冷的神色变成怒火。
他二指并拢,微微一指,太炉剑便向天怒教飞入。
“小心!”
魔长老大吼一声,便和身边三个护法一起凝聚真气,利用真气护体,防御太炉剑的攻击。
可太炉剑并没有攻击魔长老,而是直接穿越天怒教的人群。
顿时,一片一片的人倒下,天怒教瞬间死亡上百人。
震惊!
仅仅一招,便带走天怒教上百精锐的性命。
“快,去将安将军带回来!”农无尘趁沈十方在拖延着敌军,便对身边的几个将领说道。
那几个将领也不含糊,立刻组织了一队铁骑,带着盾牌,前去救援安朴。
农无尘又说道:“等待机会,时机一到,便发起总攻!”
“喏!”
这时,沈十方不再犹豫,抬头望天,眼眶里落下一滴眼泪。
“境域……仙泪!”
(本章完)
https://www.shg.tw/shu_157820.html
https://www.shg.tw/157820/
https://www.shg.tw/txt_157820.html

一千秋夜 说:

本小说《九生令》是虚构的故事情节,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和模仿,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查看目录

优秀作品推荐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