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师无敌 > 目录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再入灵修(十九)
  • 推荐
  • 收藏
  • 手机阅读本书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再入灵修(十九)

庞小南洗了几个水果摆到茶几上,问王议员:“怎么样,这魔力果有效果吗?”
“你还别说,现在我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就好像回到了几十年前的年轻时候。”王议员握了握拳头,关节啪啪作响。
“我告诉你,这东西有多珍贵,要是习武之人吃了,可以提升一个档次,”庞小南咬了一口梨子,“比如你是武道初阶巅峰,你吃了魔力果后,可以升到武道中阶。你要知道,很多人卡在一个层次一辈子也升不上去。”
“真的假的?”王议员瞪大了眼睛,他虽然不是习武之人,但是武道一途的升级路径他是非常清楚的,庞小南说的难度是没跑的。
“为了抢这几个魔力果,这个坠魂渊的魔兽都追着我在打,我差点就成了魔兽嘴里的食物了。”
庞小南把自己在坠魂渊的遭遇一五一十和王议员说了,说得自己也是唏嘘不已,要是李易斯晚来一点,自己什么下场还真的不好说。
“这么珍贵的礼物,谢谢你啊小南。”王议员这回知道了庞小南送他这个礼物的珍贵。
“别客气,好东西就应该大家分享,再说了,这东西好是好,可是也不能多吃,我现在还觉得自己有很大的风险,因为我和陈远南连续吃了两个,人家魔兽一年才吃一个,只怕是这魔力果的副作用有点大。”
“凡事有利有弊,你也不用想太多,”王议员也拿起了一个雪梨,咬了一口,“你给我说说,你吃了魔力果后有什么反应,升到什么级别了?”
“我啊,”庞小南凑近了王议员的耳朵,显得神秘兮兮的,“我能飞天了……”
“真的假的?”王议员的嘴巴停住了,瞪着眼睛看着庞小南。
“你猜啊。”庞小南站起了身,“我先去厨房看看,别把菜烧糊了。”
庞小南还没走进厨房,就闻到了一股菜香,他走到锅边,看着里面的菜赞叹道:“嗯,不错,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的厨艺大有长进啊。”
“那是,你不在的时候,我每天都自己做饭吃,照着菜谱照着视频一步一步的做,做坏了一个就再做一个,直到我自己满意……”
“知道自己照顾自己了,很好!”庞小南满意的走出了厨房,回到了客厅。
“怎么样,菜没烧坏吧?”王议员关心的问道。
“没有,你就等着享口福吧。”庞小南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说实话,你这又是从哪里认识的美女?”王议员对庞小南使了个眼色。
“医院认识的……不对,是通过一只狗认识的。”
“什么狗,还能当上红娘?”
“宠物狗,那时候它走丢了,我把它送回了家,这就是它的主人。”
“那你这是宠物情缘了。”
“什么宠物情缘,孽缘啊。”
“我看人姑娘不错,又漂亮又会做饭。”
“那是,还会赚钱呢,她有个美容医院……”
“那你就不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我身边女人还少吗?”
“也是,你别耽误了人家。”
“怎么叫我耽误人家,是她非要跟着我回来的。”
“你听过一句名言没有?”
“什么名言?”
“我不想耽误你,可是后来我转念一想,我不耽误你,你也会被别人耽误的,那就不如让我来耽误你,至少,我不会耽误你太久……”
“是你说的名言吧?”
“你别管谁说的,你就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那你有没有听过一句名言?”
“什么名言。”
“我不想耽误你,可是后来我转念一想,我不耽误你,你也会被别人耽误的,那就不如让我来耽误你,耽误你的一生,也用上我的一生。”
“这绝对是你自己说的名言。”
“是我说的又怎么样?”
“你既然看的这么透彻,那你纠结什么,你就去耽误人家啊。”
“我不想耽误自己。”
“你这家伙……”
两人正聊着,琼苑青在餐厅里喊道:“吃饭了!”
“走,吃饭!”庞小南拍了拍王议员的大腿,先站了起来。
“喝两杯吧?”王议员建议道。
“我这里还有酒吗?”庞小南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王议员,老是来我这里喝酒,自己又不带酒,关键是你家酒那么多。
“还有酒吗,你把那个吗字去掉!”王议员自己走到储藏室,提出了一瓶老井香。
庞小南瞪大了双眼,他记得自己走之前到储藏室看过,里面根本就没有酒了。
“你不在的时候,我搬了好多酒过来,有时候一个人无聊,我就坐在你这里喝两口,边喝边回忆起和你一起喝酒的时候……”王议员感触良多。
庞小南走到储藏室一看,里面的的确确是摆了好多瓶老井香。
“老王,你太客气了,以后把你家的酒都搬过来!”庞小南高高兴兴的坐到了餐桌前。
王议员自己从碗柜里拿出了三个小酒杯,摆到了各人的面前。
“我不会喝酒,伯父。”琼苑青有些惊慌。
“不要叫他伯父,就叫他王议员。”庞小南连忙纠正琼苑青。
“叫我老王就行了。”王议员首先给琼苑青倒了一杯酒,“不会喝也喝一点,你做饭辛苦了,我怎么也得敬你一杯。”
“锅里还有汤,我先去盛汤。”琼苑青走开了。
“贤妻良母啊。”王议员给庞小南也倒了一杯。
“我说老王,魔力果的作用消退了没有?你别再把酒一浇上去,再发作可不好。”
庞小南担心王议员喝酒喝出问题来。
“没事的,既然是那么好的宝贝,我当然得喝两杯庆祝一下啦。”王议员又给自己满上了。
琼苑青端着菜汤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对王议员道:“王议员,我是第一次在这里做饭,不知道做的合不合你的口味。”
“有第一次肯定就有第二次,以后啊,欢迎你经常来这里做饭,我一定要过来蹭饭。”
王议员举起了杯子,“来,首先,感谢你给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饭,第二,欢迎庞小南胜利归来!”说完王议员一饮而尽。
庞小南忘了琼苑青一眼,他没见过琼苑青喝酒,不知道琼苑青作何反应。
没想到琼苑青眼睛一闭,也是一口干了,喝了之后不住的咳嗽。
庞小南没了办法,只能是随大流,也一口干了。
“嗯,好样的,第一次喝白酒吧?”看到琼苑青的反应,王议员估计琼苑青以前是没喝过白酒。
琼苑青点了点头,还是不住的咳嗽。
庞小南赶紧给琼苑青盛了一碗汤递过去,“来,喝点汤压压惊。”
王议员又给琼苑青倒了一杯酒。
“王议员,我真的不能喝酒……”琼苑青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却看到眼前的杯子又被满上了。
“诶,哪有喝一杯的道理,酒不单饮……”王议员继续给庞小南倒酒。
“老王,我发现你吃了魔力果后,酒量是不是也见涨啊?”庞小南发现今天王议员很主动,节奏很快。
“可能是的,回复到了我年轻的时候,那时候喝酒真是豪饮,拿搪瓷缸喝啊,一口就是二两。”
“还好这杯子最多一两,不然琼苑青真的会被你搞醉去。”
“我不管啊,她喝不了你喝,反正平着来。”
“那你的意思,我得一个人喝两个人的量呗。”
“怎么,怕了?我告诉你,酒有的是啊。”
“怕你?开什么玩笑,你别说你两个人,你就是三四个你,也喝不过我。”
庞小南不是吹牛,他现在是超越了宗师巅峰的选手,喝个酒根本就没敌手。
“好啊,我倒要看看,我的酒量现在恢复到什么水平了!”
王议员也是豪气冲天,吃了魔力果后,他真的觉得自己年轻了几十岁。
琼苑青以为两个人杠上了,连忙从中调和:“你们还是别喝多了,酒喝多了伤身……”
“我们不喝你喝!”王议员和庞小南异口同声道。
还是庞小南笑到了最后,因为在这个星球上,宗师巅峰已经是凤毛麟角,而他超过了宗师巅峰,喝酒对他来说,与喝水无异。
王议员也喝了不少,大概一斤的样子,不过他停止了。
“小南啊,我认输,你知道吗,我吃了魔力果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认清自己。”
王议员告诉庞小南,现在他能感受到体内的一些细微变化,比如喝酒的时候,喝多少头脑中会有模糊的动向。
而且他也能敏锐的察觉到对方的酒量,比如现在他就知道庞小南毫无醉意,所以他才要急着认输。
琼苑青没喝多少,只喝了两杯,也就是二两的样子,庞小南就没让她喝了,到时喝醉了又是个麻烦。
“我回去了小南,你早点休息吧。”王议员告辞,回了家里。
“我去洗碗……”琼苑青双手撑着餐桌想站起来,庞小南看到她的步态有些不稳。
“我来吧,你去歇着。”庞小南把琼苑青按了下去,自己开始收拾碗筷。
“还是我来吧,怎么能让你洗碗呢?”琼苑青一直记着庞小南去她家吃饭,都是她洗的碗筷。
“行了,你去歇着。”庞小南不容分说的把琼苑青扶到了沙发里。
等庞小南洗好碗回来,见琼苑青微闭着眼睛在那里打瞌睡,就过去拍了拍她,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我不走……”琼苑青醒了,往后躲了躲。
“怎么,你还想赖在我这里啊?”
“你还没告诉我,你这些天去哪了?”
琼苑青倒是没醉,只是头有些不舒服,第一次喝白酒,这个反应很正常。
“我这些天啊,去旅游了。”庞小南只能撒了个不算谎言的谎言。
“去旅游,为什么不告诉我?”琼苑青不相信这个说法。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庞小南反问道。
“因为……”琼苑青一下没了言语,是啊,为什么要告诉她,“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我朋友多了,难道还得每个人都通知一下啊。”
“我们,难道是普通朋友吗?”
“呃,吃过几次饭,也只能算是普通朋友吧?”
庞小南不以为然的看着琼苑青。
“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不止是个医生那么简单吧?”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啊。”
“我想了解你。”
“你看看你,我让你从工作中解脱出来,不是让你盯着我的,我是让你多去世上走一走,这些天,难道你没出过华海市吗?”
“没有。”
“那你从工作中解脱出来有什么含义呢?”
“难道你没听说过,去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去吗?”
“你想和我去啊?”
“……”琼苑青不知道如何接了。
庞小南笑了,“你还是换个人吧,我啊,不太靠谱,说走就走了。”
“我也可以说走就走啊。”琼苑青挺了挺胸,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算了吧,我去的地方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庞小南心想自己在两个世界穿来穿去,搞不好就穿不过去在哪个时空逗留住了,一般的旅行爱好者只怕是想都不敢想。
“是很危险的地方吗?”琼苑青竟然还来了兴趣。
“没错,相当的危险。”
“我不怕危险。”
“那是你没经历过危险,所以你才这么说。”
庞小南决定吓一吓琼苑青,“要命那么危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没命了。”
“你为什么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平平安安不好吗?”
“我也是身不由己。”庞小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冒险的生活,有时候真的是下意识的在追逐。
“你给我说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危险,我很好奇。”
庞小南看了看时间,说:“这就说来话长了,你要回去了吧,琼小黑还在家里等你吧?”
说道琼小黑,琼苑青一下子跳了起来,“你不提醒我都忘了,小黑还没吃饭呢。”
“你看看你,这么粗心大意的。”庞小南站起了身,“走吧,我送你回去。”
“可是你也喝了酒。”琼苑青极不情愿的从沙发里起身。
“打车啊。”其实庞小南喝不喝酒都不妨碍他开车,只是他不想开罢了。
“那……好吧,你给我讲讲你的冒险经历。”
一路上,庞小南把去新布洛斯的经历挑了一些说给琼苑青听。
琼苑青听的入了迷,他也想去见识一下史前生物。
“你说是不是很危险,你还想去吗?”庞小南自信自己的描述很恐怖了,能够吓退大部分的普通人。
“我想去!”谁知道琼苑青并不后退。
“得了吧,就你这身体,你没资格去。”庞小南只能用资格来做劝退的底线,要知道,黑曼巴成员个个身经百战,一般人是没有资格跟上队伍。
“我跟着你啊,你保护我好不好?”琼苑青能当上女老板,思路自然是有的。
“我保护你?凭什么?那可是要命的行程,我还得护着你……”
“我给你钱,科考队出多少钱,我就出多少钱。”琼苑青还知道自己是个富婆。
庞小南哭笑不得,“美女,你放着好好的生活不过,何必去自找麻烦呢,你听我说起来好像是很有趣,可是当你真的到了那里后,你会痛不欲生的。”
“不,我就是要去。”琼苑青骨子里还是有冒险的基因,不然她也不会放着白领不当自营美容院。
“好吧,下次如果我们还组织去探险,我一定会叫上你。”庞小南只得先撒个谎,把琼苑青送走再说。
“你说话算话吧?”琼苑青有些不相信庞小南,毕竟他已经有过不告而别的先例,“对了,你这段日子不走了吧?”
“呃,不走了。”庞小南拦了一张的士,把琼苑青塞了进去。
“那我明天找你啊……你记得开机啊……”的士绝尘而去,琼苑青的声音飘荡在风中。
“明天,明天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庞小南自言自语的往回走。
回到家里,庞小南打算计划一下行程,他是回来修金刚机甲的,现在机器人公司的研发中心、制造中心已经搬到了霍拉马,华海市只剩一个空壳公司,所以,要修好金刚机甲,庞小南必须去霍拉马城。
不过,还有不那么麻烦的方法,金刚机甲在华海市有展销中心,里面就有现成的金刚机甲可以置换。
想到这里,庞小南的脸上浮现了笑意,好在当初这个决策执行下去了,否则今天他就得订飞机往霍拉马去了。
第二天,庞小南开着车往陶叔家去了,现在机器人公司由陶虹静在管理,庞小南只需要把损坏的金刚机甲交给陶虹静,就能换到崭新的机甲。
庞小南在陶叔家的大门外按响了门铃,可是大门紧闭没有人来回应。
直到很久之后,一个虚弱的声音才响起来:“谁啊?”
“陶叔在家吗?”庞小南听出来这是陶叔家的一个佣人。
“陶叔病了,你是谁,找他有事吗?”
庞小南抱上了名号,门马上开了,陶叔一定是交代过下人,庞小南是谁。
把车开进陶叔家的大宅子里停好,庞小南进了别墅,马上有佣人过来领着庞小南到了陶叔的卧室。
“小南,你来了,”陶叔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这些日子你去哪里了?”
庞小南挥了挥手,示意陶叔不用下床,“你怎么了?我听说你病了?”
庞小南一眼望过去,陶叔不像是病了,而像是受了重伤。
要想伤到陶叔,对手一定是很厉害的角色,毕竟在华海市,陶叔的实力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老了,不中用了……”陶叔懊恼的摇了摇头,说起了他受伤的过程。
原来,有一个霓虹国的武士来到了华海市,专门挑战华海市的高手,也就是踢馆,华海市所有的武馆都败在了他的手下,接着他又去地下拳赛比武,也把那些隐藏在民间的高手一一打败。
华海市的武林人士咽不下这口气,相继派人邀请陶叔出山去教训这个狂妄的武士,可是陶叔退隐多年,并不想管武林之事。
再说了,这个武士在华海市狂妄一阵,自觉没趣后自然会离去,所以陶叔没有答应武林朋友们的请求。
直到有一天,这个狂妄的家伙竟然直接找到了陶叔的家里,说是要和陶叔一决高下。
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找到陶叔这里,何况是一个外乡人,陶叔知道,这是那些武林朋友走漏了消息,故意把霓虹国的武士引到了他这里。
既然自己的住处都被人家知道了,一味的躲避倒显得自己有多么的胆怯,陶叔只好出来应战。
既然要比,就不能静悄悄的比了,否则到时候整个武林收不到消息,还以为陶叔没比,陶叔决定堂堂正正的和霓虹国武士打一场。
比武的地方选择在了华海市篮球馆,当天晚上是人山人海,场馆里挤的里三层外三层,大家都想看看陶叔是怎么教训嚣张的霓虹武士的。
第一场比赛,霓虹国武士空手上场,说是和陶叔比试徒手格斗,陶叔当然不会怕他,论实力,陶叔是宗师中阶,在宗师里都算是不差的,怎么会怕一个以剑道见长的外乡人。
不过比赛的结果却很让人失望,陶叔虽然没输,但是也没有打赢,双方打了个平手,可见武士的实力确实不俗。
第二场,武士提出比兵器,陶叔当然也不怕,就算武士的剑道很厉害,可是华国兵器千千万,陶叔的一把大刀更是挥的密不透风,于是陶叔应战了。
这一次,陶叔领略到了失败的痛苦,他的大刀在对方的宝剑面前,显得不堪一击,还被对手刺中了腹部。
可恶的武士,刺中陶叔的腹部之后,剑把一旋转,绞烂了陶叔的肠子,所以陶叔卧床不起,就是因为这一事故。
事后,华海市武林要追究武士的责任,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武士身边有很多大人物保他,还有一个厉害的律师团,认定武士没有犯规。
确实没有犯规,陶叔在比武之前是签过生死状的,刀剑无眼,双方的任何伤亡都不能追击对手的责任。
况且,陶叔并没有死,所以法律拿武士完全没有办法。
现在,武士在华海市声名鹊起,虽然华海市武林不服,但是很多人开始把自己的儿女送到武士那里学习训练,这让华海武林声名扫地。

叶天南 说:

本小说《仙师无敌》是虚构的故事情节,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和模仿,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查看目录

优秀作品推荐

作者: 叶天南 |无广告|最新章节: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大结局
目录